純純

這裡是純 灣家人一枚
用來堆放腦洞產物
我不是寫手 只是說故事的人
如果能認識你
將會是我最大的快樂

進擊的巨人 利艾ing

【利艾】Christmas cake

CP:利艾
1225利威爾兵長生日賀文
1226利艾茶會無料


喜歡一個人
就要偶爾做些自己不喜歡的事
──利威爾


       時序入冬,遙遠北方大陸的冷空氣開始夾帶著風雪氣勢洶洶地南下,濕冷的水氣宛如幽暗的影子悄悄地籠罩在牆壁之內,原本秋意濃厚的黃澄樹葉也逐漸抵抗不了寒風而陸續凋零,大量的落葉讓牆壁內彷彿鋪上了一層暖色系的絨毛地毯,若是遠眺──映入眼簾的溫暖色澤點綴著棟棟矮小房屋,或許還會有白煙從煙囪冒出,暈染著淺藍色不帶雲朵的天空,樸實的景象著實令人賞心悅目,但對於居住於此地的人們來說,源源不絕的落葉彷彿害蟲過境般讓人困擾。因此,位在羅賽郊區的調查兵團舊本部,現在暫居於此地的利威爾班主動增加了大掃除的次數,以因應潔癖症長官對於環境整潔的要求。

  利威爾班的成員們正一同整理著庭院,雖然距離上次清掃僅隔幾天,但平時無人使用的庭院輕易地再度被落葉與雜草覆蓋,因為實在是過於雜亂不堪,因此大家才會趁著長官還沒下令之前主動打掃。站在接近光禿大樹下的艾倫正專心地清掃著地上的落葉,像是永無止境似的,竹掃帚刮過地面的聲響規律地傳進耳裡,單頻率的音節讓經過一個上午高強度訓練的艾倫注意力逐漸渙散,只有訓練有素的身體還本能地執行著應該要完成的工作。

  「……甜食……艾倫?」

  突然聽見自己的名字讓艾倫嚇了一跳,手裡的竹掃帚還一時失誤掉落,碰撞在地面發出不小的聲響,這道巨響讓艾倫的腦袋瞬間清醒,在花了幾秒回想前後始末後,只得一邊尷尬地彎腰拾起掃帚,一邊側頭既困惑又擔憂地望向不遠處的前輩們。前輩們似乎對於他的失誤不甚在意,唯獨歐魯發出了響亮的彈舌聲,揚起頭似乎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不小心咬到了舌頭發出哀號,其他三人將這視為日常,完全不想多加理會。

  「我們剛剛在討論聖誕節,艾倫你喜歡甜食吧?」

  看都不看捂著嘴蹲在地上的歐魯,佩特拉拎著掃帚小跑步到艾倫身旁,心情愉悅地詢問著。

  「……嗯……是的。」

  有點搞不太清楚前後句的因果關係,艾倫遲疑了一會才給出肯定的答案,看著佩特拉臉上露出的得意笑容,艾倫突然有點摸不著頭緒,「可是,佩特拉前輩是怎麼知道的呢?」

  「切!小鬼就是小鬼,愛吃什麼甜……唔!」

  「歐魯你還是一旁打掃去吧!」

  斜瞄了一眼雙手捂住嘴的男人,佩特拉擺擺手要求又咬到舌頭的歐魯趕緊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而後才轉過身回答了艾倫的問題,「我猜的。」

  冬日的陽光突然穿透雲層躍入了視線,讓艾倫眼前的景象短暫地耀眼了起來,不遠處佩特拉帶著明媚笑容的臉龐十分溫暖,悄悄地觸動了心底的角落,依稀地勾起了艾倫腦海裡遺忘已久的往事。記憶裡蘊含歡笑的童年,美麗的母親總會帶著溫暖的微笑在家裡迎接玩了一天的自己和米卡莎回家,那時餐桌上總會擺滿香氣四溢的晚餐與散發著香甜氣味的甜點,在透進窗內的夕陽餘暉下閃閃發光,看在年幼的自己的眼裡彷彿故事裡的珍寶般讓人期待。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發怔太久,艾倫眨了眨莫名酸澀的雙眼,有點尷尬地露出了笑容,「家母非常擅長製作甜點,像是餅乾或是小蛋糕一類的糕餅,好名聲在希干希納可是廣為人知,特殊節日的時候還會分送給附近鄰居,只是自從……」

  「……對了!聽說王都裡著名的糕餅店推出了聖誕限定蛋糕,不知道艾倫有沒有興趣?」

  注意到少年逐漸低落的語氣,下垂的眉眼彷彿憶起某些負面的記憶,心思細膩的佩特拉連忙揚起聲線,試圖利用最近流行的話題來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那個一定很貴,我買不起的。」

    苦笑了一下,艾倫搖搖頭拒絕了佩特拉的提議,蹲下身整理了滿地的落葉裝袋並打結,接著向前輩們點頭示意後,便拎著掃帚與袋子轉身離去。

  「糟糕……我是不是提了什麼不該提起的話題了?」

  看著艾倫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佩特拉頓時有點無措,原本是想逗逗晚輩開心,順道問出對方喜愛的食物,但似乎有些弄巧成拙了。

  古城二樓的窗戶大敞著,冷風灌進房內將兩側的窗簾高高揚起,在沒有人注意到的牆角陰影處,利威爾正獨自一人默默靠在那裡,雙手環抱著胸、低著頭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

  因為特別作戰班的特殊性,成員們大部份的節日都必須處於待命狀態,鮮少有機會能與家人共同度過,長時間下來大夥也習慣在佳節時替餐廳稍做佈置並在晚餐增添菜色,以茲慶祝。年底的聖誕節也不例外,戶外的暴風雪已經斷斷續續地刮了兩三天,讓古城四處都堆起了綿綿積雪,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原本預定到王都開會並當天來回的利威爾兵長直到現在還音訊全無,留守的成員們固然擔心,但依舊合力替餐廳做了佈置,打算晚餐時刻好好地慶祝一番。

  端著用比平常豐盛的食材所烹煮的料理,艾倫側著身小心翼翼地走進了餐廳,心驚膽顫地想著若是一個失手打翻了食物,下場可不只是被辛苦一整個下午的前輩們責罵而已,若是讓大家失了過節的興致那可就罪過了。餐廳在佩特拉的巧手佈置下增添了不少聖誕氣氛,小型的聖誕樹被放置在角落,各式繽紛的吊飾在上頭爭奇鬥艷,金黃色的星星在頂端閃閃發光,幾份象徵性的禮物被滿滿地堆疊在樹下。紅紅綠綠的彩帶與鮮豔奪目的彩球懸掛在廳內各處,不時會因為大家到處走動而微微搖晃著,在蠟燭溢出的昏黃光線照射下顯得美麗又夢幻。在將主餐放置餐桌正中央的同時,艾倫敏感地發現利威爾兵長平時坐的木椅似乎有些異樣,前輩們不知何時利用了各式零碎的裝飾品加以點綴,讓座位顯得格外與眾不同,似乎是要慶祝什麼似的。

  「為什麼兵長的座位要特別……裝飾?」

  其實艾倫內心更想問的是──“這樣利威爾兵長不會生氣嗎?”,沒想到佩特拉隨後的回答卻讓他驚訝地瞪直了眼,只差差點沒驚呼出聲來了。

  「壽星嘛!特別點是應該的,這幾年下來兵長也都隨我們鬧了!」

  說完,佩特拉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掩著嘴偷偷地笑了出來,並與正在木梯上替彩帶做最後固定的歐魯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然後兩個人一起大笑了幾聲,歐魯還差點重心不穩跌了下來。但艾倫早在佩特拉回答完後就沒法再注意他們那邊,一顆腦袋亂哄哄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要不是已經將餐點安全地放在桌面上,艾倫難保自己不會失手摔了它。

  “生日?”
  “兵長的嗎?”
  “為什麼自己不知道?”

  雖然艾倫與利威爾兵長晉升為戀人關係不過是幾個星期前的事,整個調查兵團裡大概也只有韓吉與艾爾文知曉這件事,兩人之間的親密行為也僅僅終止於每晚睡前利威爾兵長替自己上手銬後短暫的擁抱與親吻,但是艾倫還是非常珍惜這段關係,並暗自偷偷期待著進一步的發展,因此艾倫對於自己竟然對於“利威爾兵長的生日就是今天”這件事毫不知情感到十分在意。

  就在艾倫覺得自己不應該像個孩子般地鬧脾氣時,君達突然走進了餐廳,臂彎裡抱著隻正在瑟瑟發抖的信鴿,雪白的羽毛還沾染著些許的融雪,似乎才剛完成一趟艱鉅的長程飛行。君達抬起了空出的另一隻手臂,上頭有一封從信鴿腳下解下的字條,剛勁有力的筆跡不難讓人認出是出自於利威爾兵長之手,所有人包含跟著君達身後進門的艾魯多都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紙條上頭。

  「嗯……咳咳,」君達故弄玄虛地清了好幾次喉嚨,直到收到所有人不滿的視線後才揚起一抹微笑,「兵長說他會回來和我們一起用餐。」

  在震耳欲聾地歡呼聲中,艾倫除了感到由衷喜悅的同時,卻也對於自己不知道利威爾生日而來不及準備禮物這件事耿耿於懷,內心的某部份不禁悄悄地有些失落。

***

  「哎呀!竟然準備地這麼豐盛,那可真是打擾了!」

  晚餐時間即將開始之前,還披著深綠斗篷的利威爾從餐廳門後出現了,出乎意料地韓吉朝氣蓬勃的嗓音也隨後傳出,兩個人看起來都有些狼狽,漫天細雪覆蓋了薄薄一層在頭頂及肩膀,因為室內的溫度而逐漸融化,將頭髮與衣服沾染地濕漉漉,雙腳上的軍靴底部混著融雪黏上了一些泥土,順著腳步印在潔淨的地板上顯得髒污不堪。

  接過佩特拉遞上的熱毛巾,利威爾從容地坐上了自己的專屬座位(在看見裝飾的瞬間似乎掙扎了一下),而艾魯多也連忙在靠近利威爾的桌邊添了餐具及木椅,歡迎韓吉加入他們的晚餐。利威爾先是將一直小心護在手裡的精緻紙盒放在桌面上,接著才開始仔細擦拭著身上被融雪浸濕的部份,雖然同桌的所有人──除了跟著利威爾一起回來的韓吉──都對紙盒的內容物抱持著高度的興趣,眼神時不時就瞄向那個用紅綠金三色搭配而成的紙盒,但是一種長時間相處下來得到的微妙直覺提醒著他們,幾個人面面相覷,卻沒有一個人敢打破沉默開口詢問,直到利威爾覺得被融雪沾到的部份擦拭地差不多後,才拿起右前方的玻璃杯,稍稍環視餐桌一圈示意大家可以開始用餐了。

  「聖誕快樂!」

       盛著葡萄酒的玻璃杯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響,替在古堡內的利威爾班的聖誕晚餐拉開了序幕。艾倫默默啜飲著杯中的飲品,內心對於只有自己得喝葡萄汁這件事略有不滿,雙眼不時偷偷覷著正優雅地切割排餐的戀人。因為職級的關係,兩人在餐桌的距離向來遙遠,但剛好是一個抬頭就能將對方收入眼簾的角度,艾倫起初對於這個安排還暗自竊喜了一陣子,但是接連著好幾天沒見到對方,好不容易見了面卻又要佯裝成上司與下屬的關係,而且利威爾兵長對於這種事似乎不像自己那麼在意,見面了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甚至從進門到現在兩人的視線都還沒有接觸過,再加上自己又是幾刻鐘前才得知今天是對方生日,這些種種事情都讓初嚐戀愛滋味的艾倫內心不太舒服。

  獨自生著悶氣的艾倫低下頭顱,洩憤似的切割著餐盤上那塊小小的肉排,緊握刀叉的力道有種在斬殺巨人的蠻勁,因此才沒有注意到利威爾在轉頭間不時向他投射的目光。

  「咳咳……那個……」

  歐魯突然站了起來,搔著頭有些無所適從的無措,一旁的同伴們則帶著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他,佩特拉甚至還肩膀顫抖地掩嘴偷笑,讓歐魯頓時有些氣結,要不是早上手氣太差,自己現在大概也會是坐在椅子上看好戲的那個人。

  「利威爾兵長,」深吸口氣,歐魯拿起自己重新添加過葡萄酒的玻璃杯,像是鼓起畢生所有勇氣一般,閉上雙眼大聲地喊出先前規定好的臺詞,「祝福利威爾兵長生日快樂,武運昌鴻、壽與天齊。」

  餐廳瞬間靜默了下來,安靜得連窗外風雪打在玻璃上的聲音都清晰可聞,利威爾似乎是被這段祝賀詞給嚇到了,瞪大了眼直揪著歐魯猛看,嚇得一群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直到過了幾秒鐘後男人才舒緩了眉頭,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明顯的笑意。

    「別拘束了,想幹嘛就幹嘛吧。」經過一陣哄然大笑以及祝福後,利威爾點點頭示意歐魯坐下,並刻意忽略了一旁韓吉誇張到直拍桌的動作,揮手讓部下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艾魯多你輸了!」

  佩特拉撐著桌緣站了起來,伸出右手指向正在大笑的艾魯多,柔順的亮橘色短髮有些凌亂,秀氣的臉蛋在燭火照映下通紅得發亮,也不知道究竟是氣的還是醉的。

  「你、艾魯多你,要把這杯給……喝下去。」

  儘管有些口齒不清,身體也有點搖晃,但佩特拉還是堅持要已經笑到岔氣的艾魯多接受懲罰,另外兩個男人此時也開始在旁邊叫囂起鬨,由於一開始就在利威爾的禁止下被排除在遊戲之外,艾倫縮在自己的椅子上,不知該如何打發時間地啜飲起自己杯中的果汁,一雙眼瞪大地瞧著與平時不同的前輩們,幾杯黃湯下肚,大夥似乎都玩開了,就連韓吉也躍躍欲試地挽起袖子想要加入遊戲。

  「艾倫,我跟你換個位子,這樣划拳比較順。」

  不知道是誰起的頭,在一陣拉扯與頭暈目眩後,艾倫發現自己連同手裡的玻璃杯一同被換到了最靠近利威爾的位子,當回過神時,對面的韓吉正愉快地向他揮手打招呼。

  「好久不見啦,艾倫!聖誕快樂!」

  回敬了分隊長,艾倫順勢轉頭面向利威爾,這是今晚兩個人第一次面對面接觸,當對上那對深幽的灰黑色眼眸時,艾倫依舊不可抑制地從背後竄起了一股酥麻感,原本獨自生的悶氣也瞬間削弱了不少。

  「聖誕快樂,還有……生日快樂,利威爾兵長。」

  尷尬突然瀰漫在兩人之間,對照一旁的吵鬧顯得十分格格不入,艾倫緊握著自己的玻璃杯,有點無措地凝視著杯中的倒影,卻突然注意到對面的韓吉正不停地在向自己擠眉弄眼。

  「利威爾兵長,請問這個是什麼?」

  不明就理地開口,艾倫按照韓吉暗示眼神的方向猜測對方大概是要他詢問桌上那個精緻紙盒的事,剛好艾倫也急於打破彼此間尷尬的氣氛,也沒細想地就問了出來。利威爾進食的動作突然頓了一下,刀叉在盤子底部刮出了一道刺耳的噪音,接著男人卻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般,慢條斯理地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艾倫總覺得利威爾似乎在避開直視自己的眼睛。

  「沒什麼,剛好經過覺得挺好看的就買了,艾倫你就把它吃掉吧。」

  利威爾才剛把紙盒推到艾倫面前,韓吉帶著調侃意味的聲音就從對面傳了過來,「明明就是特地繞路過去的,還為此耽誤了回程才遇到暴……喔唔……」

  興致高昂的韓吉突然悶哼了聲並露出一副很痛的表情,想要上前關心的艾倫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就被湊到他身邊的佩特拉催促著打開紙盒。艾倫一回頭,發現原本鬧成一團的前輩們都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不顧亂翹的頭髮與凌亂的衣領,爭先恐後地想要上前看看紙盒內的物品。不得不說,帶著酒氣又微醺的前輩們一同逼近自己的感覺還蠻恐怖的,嚇得艾倫連忙伸手拉開了繫在紙盒上十分漂亮的蝴蝶結。

  「這是……」

  當盒子一打開,艾倫幾乎是瞬間就知道那是什麼──紙盒裡裝的是一個巴掌大小的蛋糕,看得出來受到十分仔細的保護,並沒有因為風雪與到古堡的長途跋涉而受到絲毫損傷。蛋糕以如雪般的純白色奶油打底,經過特殊加工染製的三色奶油宛如彩帶般懸掛在側面,唯妙唯肖地勾勒出應景的聖誕飾品,數顆稀有的草莓裝飾在上頭,加上糖粉的裝點更顯得嬌豔欲滴,其餘的部分被灑上了七彩的巧克力碎片點綴。雖然不大,但整個蛋糕營造出了濃濃的佳節愉快氣氛,光是看到的那一剎那就不禁讓人食指大動。

  「這難道是王都的限定聖誕蛋糕嗎?」

  佩特拉驚訝的嗓音讓艾倫確認自己的猜測無誤,內心感到一陣喜悅的同時,卻也感到相當的無措與不安。

  「謝謝利威爾兵長的好意,」艾倫盯著面前做工精細、一看就感覺價格不斐的蛋糕,香甜的氣味讓他想起了溫柔的母親以及那些童年時最愛烤餅乾與蛋糕,「但是這蛋糕太貴重了,而且只有一個,不如我們一起分著吃吧?」

  利威爾班的其餘四人發誓那時艾倫身後的利威爾兵長突然對著他們露出了狠戾的眼神,讓他們突然有股被巨人攻擊的錯覺,嚇得連微醺的大腦都清醒了。

  「不……我看我還是喝酒好了。」
  「突然肚子好痛喔唔!」
  「誰、誰要吃這麼孩子氣的蛋糕啊!切!」
  「其實我最近在減肥啦哈哈……」
  「那……韓吉分隊長?」
  「艾倫你吃就好,我的小腿可不想再被攻擊了。」

  對於韓吉與前輩們匆忙的話語內容感到疑惑,但艾倫也明白大概是拒絕的意思,頂著眾人搖頭說不用,卻異常專注的眼神,艾倫腦袋發麻地小心翼翼切下了一小塊蛋糕送入嘴裡。

  「如何如何?」

       在蛋糕消失在視線的同時,佩特拉便著急地追問感想,急切的樣子讓艾倫覺得對方應該很也想品嚐一口,可是不知為何卻又勉強拒絕自己。仔細地咀嚼著夾著布丁的海綿蛋糕,香甜的奶油在舌尖化開,微酸的草莓在口腔裡沖淡了可能會過於甜膩的巧克力滋味。雖然大相徑庭,但酸甜的口感混合著利威爾創造的驚喜感,竟讓艾倫有一股童年裡對於甜點似曾相似的、使人懷念的感覺。

  瞇起雙眼,艾倫的嘴角揚起了明顯的弧度,整個人似乎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我覺得……很好吃。」

  一直看著別人吃東西是很不禮貌的,尤其是那東西還沒有自己的份,更何況直屬長官那足以嚇哭孩子的陰鬱眼神不停地掃射過來,讓利威爾班的眾人連同韓吉都頂不住這龐大的壓力,連忙尋了個藉口再度玩起了遊戲。

  「那個……利威爾兵長……」

  吃到一半的艾倫突然停下了動作,沒有注意到嘴角沾上了些奶油,這讓他認真的表情看起來少了嚴肅卻多了幾分滑稽,「我下午才知道今天是兵長的生日,來不及準備禮物真是抱歉。」

  「還勞煩兵長帶了蛋糕給我……」

  道歉的話語到後來逐漸轉變成失落的自言自語,艾倫皺著鼻子低下頭,看著面前剩下一半的蛋糕,上頭奶油製成的聖誕老人被仔細地保留了下來,將幸福與喜悅分送給大家的老人帶著慈祥的笑容看著自己,這讓艾倫的腦袋突然出現了個主意。

  「既然這樣,利威爾兵長願意品嚐一口嗎?」

       俗話說“行動比思考更快”,艾倫還來不及思索舉止是否適當,拿著叉子的右手已經將蛋糕遞到利威爾嘴邊了。餐廳再度靜默了下來,寂靜得連彼此的呼吸聲都放大了數倍,其餘利威爾班的成員連同韓吉,五個人十隻眼睛(眼鏡不算)毫不掩飾地直往兩人身上瞧。

  利威爾先是看了一眼後方彷彿凝結的五個人,然後轉移到面前好幾天沒見到的戀人,那雙宛如鎏金般澄澈透亮的蜜金色雙眼正認真地看著自己,固執的表情雖然因為奶油而削弱了幾分,但利威爾還是感覺得到少年渴望和自己分享的心情。

       奶油過於甜膩的氣味刺激著他的鼻腔,戀人殷切期盼的目光正直視著自己,裡頭蘊藏的閃亮光芒讓利威
爾無法忽視,但是在下一秒,艾倫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事般,原本期待的臉龐露出了緊張的神色,並且著急地
想收回拿著叉子的右手,「對不起,我忘記利威爾兵長不吃甜食的……」

       沒有多做思考,在眾目睽睽之下,利威爾張嘴就著艾倫的手吃掉了那塊沾滿各式奶油與巧克力的蛋糕,然後扯過少年的手臂,輕輕地吻上了那雙帶著奶油的粉嫩唇瓣。

***

  「利威爾你不是不喜歡吃甜食的嗎?」

  韓吉搖晃著手裡的玻璃杯,看著木桌上被艾倫仔細摺回原狀的紙盒,其他人雖然處於十分震驚的狀態,但依舊故作鎮定地收拾著滿桌的杯盤狼藉與打掃環境整潔,只不過時常會拐錯彎或是失手摔了盤子之類的。

  「喜歡一個人,就要偶爾做些自己不喜歡的事。」

  將最後一口葡萄酒一飲而盡,利威爾看著正忙進忙出的艾倫,通紅的臉頰顯示著對方尚未從方才發生的事裡頭回神,這讓他想起了當自己離開那雙唇瓣後,那個被自己襲擊的少年,金色的雙眼驚訝地瞪大了起來,在數盞燭火的照映下折射出眩目的華彩,原本因為自己願意吃下蛋糕而露出笑意的臉龐浮現了淡淡的酡紅,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麼而微啟的唇瓣露出了躲藏在裡頭的軟舌,對比殘留在嘴角的白色奶油更顯得可口誘人,也越發讓利威爾想要細細吸吮品嚐。

       利威爾覺得──比起眼前這甜得要命的戀人,嘴裡那塊聖誕蛋糕根本就不算什麼。

  「而且……」

  利威爾語帶保留地闔上了嘴,對於韓吉好奇的窮追猛問絲毫不理睬,瞇起的眼睛追逐著甫剛離開餐廳的那道纖細背影。

  “晚上艾倫大概就會把自己洗乾淨打上蝴蝶結送上門了吧!”
  “還不賴!”                                                                          

End

久違的小清新覺得愉悅\(^o^)/
我絕對不會說接吻那幕是最後一刻才添加上去的呢!
對了!沒有後續喔!(笑)
讓我們一起愛著利艾衝往2016吧!(拜託給我第二季謝謝QwQ)

2015/12/21 純

评论(2)

热度(50)

©純純 | Powered by LOFTER